【检察好故事】只因不当就抗诉 是小题大做吗?

  接到县刑事后,师傅曹建雄通过对一审判决的审查,敏锐地从繁多的司释和行规中找准切入点,认为一审判决案件定性错误。理由是案发地点所在街道不是只有少数民宅的孤巷,事故地点相关口并无任何车辆通行的标志和标识,应当属于公共交通管理的范围,是《中华人民国道交通安全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项的“道”。在查明事实和采用不变的情况下,县以致人死亡罪认定判决,定性不准。按照刑法特别优于一般的原则,应当适用特别,故应以交通肇事罪追究被告人高某某的刑事责任。

  2016年4月27日,赤城县法院认为,被告人高某某无证驾驶机动车辆在赤城县田家窑镇田家窑村邮政大街肇事,致一人死亡。因案发街道属于村民的生活通道,不是社会机动车通行的地方,不属于公共交通管理范围,遂以被告人高某某犯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

  “之所以说‘一次错误的判决,有甚于十次犯罪’,关键的关键在于:一次犯罪仅仅是一次犯罪;而一次错判,则必将法律以及的准星,模糊人们的观念,从而留下严重的后遗症……”2016年11月11日,拿到市中级二审刑事后,我的师傅,赤城县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曹建雄一脸严肃地对我说。接着,他停顿片刻,又意犹未尽地再次我:“是法律的灵魂和生命,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能有半点儿含糊,否则,国家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就会成为一句空话。”

  后市中级采纳检察机关的抗诉意见,撤销一审判决,改判原审被告人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有效地了国家法律的统一正确实施。去年底,这件抗诉案被评为全市检察机关“刑事抗诉精品案例”。

  双方已经达成交通事故损害赔偿协议,无论是判决被告人犯致人死亡罪,还是判决被告人犯交通肇事罪,其实量刑判处缓刑的结果都一样,而且双方当事人对此都没有任何,仅仅认为判决不当,就要抗诉改变判决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拟提出抗诉后,我院公诉科立即报告市检察院,市院公诉处认为我院抗诉的理由充分,于是公诉一处办案人员实行“一对一”指导,围绕案件争议焦点,全面梳理并夯实了涉案法律法规和案件事据,为抗诉成功锁紧了链条。与此同时,曹建雄为慎重起见,特别邀请市支队专业人员重新勘验事故现场,进一步补充了现场视频、现场卫星照片以及相关证人证言等部分新,确保检察机关链条更加严密、完整,使事故地点属于公共交通管理范围的抗诉意见更加明确。

  说起这件抗诉案件的来龙去脉,还得从2015年10月说起。那天,被告人高某某无证驾驶轻型普通货车与行走的一名学龄前儿童相撞,事故造成儿童抢救无效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