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中已无世外桃源(第一现场

  叙利亚冲突的战火已经蔓延至全国,大马士革南部苏韦达省是至今唯一还未发生大规模交战的内陆省份。然而,记者近日在走访该省时发现,支柱产业凋敝、通货膨胀严重、社会监管失效、悲观情绪蔓延……诸多因素在当地引发了严重的生活危机,并没有因避开战火而幸免于难。

  同样一落千丈的还有社会治安。据称,在苏韦达省的一些村庄,近来经常发生假扮军人抢劫的案件,因为全国局势动荡,武器与军装严重外流,加之外来难民数量猛增,苏韦达也难有恢复治安的好办法。

  红色台尔山是苏韦达乃至整个叙利亚观赏日落最好的地方。当夕阳慢慢埋入地平线,泛在天边的红霞,与初上的星月、点点灯火构成了自然与生活极尽和谐的美景画卷。记者的朋友蒙齐尔说,他每周都到这里看日落,此处犹如天堂的美景是他摆脱战争阴霾、生活压力最好的依托。但对于未来,他和很多苏韦达人有相同的忧虑:“许多苏韦达年轻人在全国各地的战场上阵亡,无数家庭承受着离别的哀伤。战火正在苏韦达周边蔓延,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烧进苏韦达,摧毁美好的一切”。作为一个普通百姓,蒙齐尔能做的,就是谨慎地活着,熬到战争结束的那天。

  近期,叙利亚境内冲突进入一个期,战火在全国多数省份持续蔓延。19日,大马士革郊区省扎尔玛尼镇遭到袭击,有消息称至少16名军遇难。此前一天,大马士革古城巴布图玛接连遭受迫击炮袭击,30多人死伤,一所医院被炸起火。几天来,叙驻代尔祖尔省和拉卡省的安全机构负责人先后死于武装袭击,阿勒颇、哈马、哈塞克、霍姆斯等省份也爆发激烈冲突。纵观叙利亚各内陆省份,唯有大马士革南部的苏韦达还于战火之外,仿佛是大马士革人避难和疗伤的“世外桃源”。

  进入苏韦达省,记者首先经过了古城沙哈巴。此城建于罗马帝国占领时期的公元3 世纪,处处散发着历史的气息。正值旅游季节,但街道上人很少,沙哈巴博物馆里没有一个游客,馆长伊玛德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一行,我们是今年他接待的“首批外国人”。

  旅游业同农业、轻工业是苏韦达的支柱产业。据伊玛德讲,危机前,每年会有上百个国家的游客来此参观。但今年不但没有外国游客,本国游客也基本没有了。记者注意到,因为长期没有游客,伊玛德甚至一时想不起旁边罗马剧院遗址的钥匙搁在了哪里。据叙利亚相关部门统计,持续两年半的危机导致占叙国内生产总值约7%的旅游收入损失殆尽。

  从大马士革到苏韦达,逐渐远离千疮百孔的城市,回望黑烟远去,天空愈加湛蓝,心情也自然放松下来。虽然沿途有众多检查站和装甲部队,但他们的主要任务是防止大马士革郊区与德拉省武装的渗透,士兵轻松的表情足以诉说这里的平静。

  记者的朋友蒙齐尔和哈桑两家人,在过去一年里先后从首都大马士革迁往苏韦达。而据当地统计,除了德鲁兹人,目前苏韦达还是巴勒斯坦人的主要避难地。

  记者注意到,走遍整个苏韦达市区,也找不到一家有油的加油站。“偶尔有油的时候,得排队几个小时才能加到油,要不就得去黑市买成桶的高价汽油。”

  苏韦达市的商铺普遍少有人问津,危机以来物价飙升,让普通难以承受。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曼苏尔觉得,危机对苏韦达最大的影响体现在物价飞涨与治安下滑方面。危机前,苏韦达的物价大约只有大马士革的一半,但现在基本上和大马士革一样了。

  苏韦达能够置身战火之外,当地人士蒙齐尔认为最主要的因素有两个:第一,因地处国土南部邻近以色列,苏韦达历史上一直是抵御外敌的前线省份,军备程度高,是军的战略要地;第二,苏韦达省被认为是叙利亚德鲁兹人的主要聚居地,与家族体系强大,社会关系密切并相对,外来武装渗透并融入当地社会较为困难。

  进入苏韦达市,记者被平静的氛围感染着,城市里听不到炮声,也见不到荷枪实弹的军人。“感谢真主,战火还没烧到苏韦达”,阿玛尔酒店餐厅领班拉尼此前10年都在大马士革的餐厅工作,危机后为战祸来到苏韦达。记者注意到,能够容纳上百人的餐厅大堂,只有记者一桌客人,当地人虽然没有遭受战火,却面临着一场同样的挑战——生活危机。

  沿途,记者注意到几辆装满大型塑料桶的卡车驶往南边约旦的方向。朋友哈桑介绍说,苏韦达的塑料制品在整个地区都很畅销,危机之前出口这些产品的卡车经常将道堵得水泄不通。然而,因为武装占领了很多临近伊拉克和约旦边境的城镇与关口,目前类似工业产品出口受到了极大影响,很少有司机愿意跑跨国长途了。即便在叙利亚国内,受道安全状况差、安检程序繁琐、柴油供应紧张等因素影响,运输环节也基本瘫痪,严重制约着苏韦达轻工业的发展。

  苏韦达拥有良田,葡萄园密布在乡间道旁,景色淳朴迷人。农民叶海亚家有上百亩的葡萄园,以前他家的葡萄不仅供往叙利亚全国各地,还远销国外。但走入葡萄园,记者却发现很多葡萄今年都没有收,干瘪在了葡萄架上。叶海亚说,往年会有商人来整体采购,但今年商人们来的特别晚,甚至有些都不来了。虽然与外边的战争基本,但战争引发的经济危机严重冲击着叶海亚原本富足的生活,“葡萄收购价涨了一倍,但物价整体涨了两倍,我们的生活水平总体还是下降了”,然而他依然满足,“至少这里不打仗,安全是最大的财富”。